关注博商同学会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首页 > 媒体信息 > 媒体报道媒体报道

搞个“私人董事会”一起来学习

    对话人

    深圳晚报企业家俱乐部秘书长、《深圳商帮》主编 李昌亮

    博商同学会创始人之一 曾任伟

    深圳博商同学会会长石坤山、副会长等二十人

    商会成商人与社会互动平台

    李昌亮:你的新作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,提到当代社会出现了四股新的力量:互联网、非政府组织、企业家阶层、自由知识分子。其中两种力量都与商会有关。在中国的商协会发展中,深圳的商协会发展算是比较迅速的。现在各类商协会已有400多家。我们组织的此期对话主题是“商会的力量”,希望听听你对商会力量的看法。

    吴晓波:中国古代社会的稳定靠宗族、宗庙、商帮等几种民间力量。在15世纪的时候,中国出现了商帮组织,中国人在家靠宗族、家庙来维系团结,出外靠什么呢,靠商帮、会馆。现在随着企业家阶层的兴起,大陆的商人阶层已达到4600万人,相当于一个台湾的人口了。他们的阶层意识已经产生(还没有阶级的意识),他们开始想到自己的责任,他们希望有话语权。作为企业家的社会组织的商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,这是公民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。早期,商会组织可能只是为了共同抱团取暖,谈生意叙乡谊。但现在他们希望通过商会与社会、政府形成良好的互动,所以商会组织发展对我们的社会建设和公民社会的发展非常重要。

    商会在解决贫富差距上传递正能量

    昌亮:现在中国不同地域的商人都开始了一种寻根热。你对中国的古老商帮有一些精辟的分析,其中不乏批判。我们现代商会应该从古老商帮的发展中吸取什么营养,借鉴什么教训。

    吴晓波:中国商会发展的最高峰期是在民国,1905年到1935年前。清朝政府颁布了《商会法》,通过公司律。在君主立宪中,很多地方的咨议局都是被商会的人把持,有的商会还有武装。有的地方还学意大利在城市之间结成联邦,进行商民自治。后来商会组织因历史的原因消亡。

    改革开放后,中国第一次出现商帮这个名词是1996年,同时第一次出现了“浙商”这个名词。在早期的商帮中,古老的商帮,明清时代出现的商帮有几大问题,一是寄生虫。他们财富的增加,与市场充分竞争无关,与产业开拓无关,与技术革新无关,因而与进步无关。正如费正清所说,中国的传统不是制造一个捕鼠机而是一个从官方取得的捕鼠特权。一个国家的资产阶层是否独立十分重要,并不取决于财富的多少,而是取决于获得财富的方式。明清商人始终没有一种安全感,没有一种商人精神。他们最大的成功是子孙不再是商人。

    现代商会的力量形成,需要政府支持,需要企业家的阶层意识的觉醒。中国经济的变革,观点优先往往比资源的优先更重要。现代商会发展需要有自己的商会作为一个企业家阶层的组织,要注意用非常长的时间和较多精力,跟社会各阶层修好。要代表企业家阶层跟政府形成良好的互动,提出自己正当的诉求,把政府政策传导到企业,成为企业与政府之间交流的一个管道。在解决贫富差距上传递正能量。

    让商会的价值理念得以传播

    曾任伟:现在商会里的企业家会很担忧国进民退,对民营资本的发展空间问题有一些疑虑。你怎么看待这一问题?

    吴晓波:从我的分析判断上看,短缺经济的时代,政府是需要民营企业的。当政府依靠投资拉动的时候,是不太需要民营企业的。但社会需要产业升级的时候,靠增量带动的时候又是需要民营企业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未来民营企业是乐观的。

    曾任伟:在新的社会背景下,博商同学会这种类商会组织怎么发展?

    吴晓波:商会组织要成为保护会员、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。一是抱团取暖。在经营管理这个层面上,通过贷款互助,资源互换、行业互助,帮会员度过管理资金上的难关。二是要加强和政府的沟通,发挥自己的渠道和纽带作用,传递和传播作用。要提出商会自己的价值主张。要让商会的价值理念得以传播。

    “私人董事会”促进企业家交流

    郭晓林(博商会副会长):我想请教一下,商会现阶段有哪些着力点?

    吴晓波:我觉得有两点:一是在围绕产业转型升级上破题。要抓一些好的典型,在商会中选出一些优秀的高成长样板企业,开现场会组织大家互相学习。可以采取“私人董事会”这种新形式来促进企业家之间的学习交流,提升管理和决策水平。把十几个老板聚集在一起,同档次不同行业的老板之间学习。提出问题互相探讨。其中需要有一批导师参与其中。

    此外,在社会公益慈善方面,可多做一些事。但在社会慈善方面不要乱投钱,可找一个有意义和特色的点坚持做下去。甚至可以在职业教育上有所作为。中国每年有700万大学生,但大部分大学生缺少职业培训,受的是通识教育,是万金油。其实门卫、前台小姐都需要培训。

    赖爱忠(博商会副会长):国家对中小企业的政策会怎么样?怎么争取国家的产业扶持。

    吴晓波:国家的产业政策和税收政策对中小企业的点对点的扶持不会很大。国家肯定是立足抓大,在产业上游中小企业面临的机会不是很多,但产业的中下游变化还是很大的,机会相对较多。中小企业要在其中寻找自己的产业方向。中小企业只要在一个很小的点创新就可能获得很大的发展。

    90%中小企业都在找方向

    程东升(财经作家):我认为商会的力量的出现是必然的,出现有必然性,存在有必要性。商会主要面向市场解决企业的问题,面对政府解决环境问题。注意两条线索:一条红线,一条底线。在缓冲社会矛盾中发挥自己的作用。

    石坤山(博商同学会会长)博商会已经有很大的规模了,在组织建设上有什么建议?

    吴晓波:在全国像博商会这样会员上万的不多。差不多是一个“军”的规模了。人数众多。加强组织机构建设形成分层管理,要“支部建在连上”。其次要发现组织的需求。我有一个判断,对于我们很多中小企业来说,危机才刚刚开始,新产业革命才刚刚开始。产业的变化巨大,90%的中小企业都在找方向。这时候很需要组织的力量。另外,要整合资源为其服务。

    魏后益(深圳晚报记者):我们晚报企业家俱乐部开办了《深圳商帮》版面,专门报道深商。有人说,深商是继台商、港商之后的第三大区域商人。你如何看待深商这个概念?

    吴晓波:以“深商”作为概念,取决于几个条件:一是这个群体企业的产业总量足够大;二是有一些代表性领袖级的人物;三是有自己的理念和特点。这方面,特别需要媒体的聚焦和挖掘。深商概念是值得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