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博商同学会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首页 > 媒体信息 > 媒体报道媒体报道

在历史长河中寻找中国改革规律

深圳晚报记者 李昌亮 文/图

    原以为,吴晓波围绕自己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这本新书开展的演讲,对企业家的吸引力有限,因为从内容来看,这个题目很宏观,似乎是政府分管经济的官员和经济学者才感兴趣的。

    但没有想到,10日下午,在深圳麒麟山庄由博商同学会主办、本报企业家俱乐部协办的这个讲座,一下来了600多位企业家,现场还临时加了一二百张座位。会场一直很安静,只听到不时响起的咔嚓咔嚓的手机拍照声。每当有好的PPT内容出现在大屏幕上,就会出现“森林般”举手拍照的场面。

    而吴晓波条分缕析娓娓道来,让人对中国历代经济变革得失有了很清晰的认识。

    1

    俯瞰“历史的三峡”

    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看法两极分化

    “4000年世界文明史上出现的古老文明加在一起共21种文明,一直到今天依然存在的只有两种,分别是中国和印度,印度的文明已变化很大,而中国文明一直延绵到今天。著名学者唐德刚先生认为中国近现代历史(1840~2040年)将出现‘惊涛骇浪的大转型’,名之曰‘历史三峡’。要走出这三峡,需要俯瞰历史的三峡。”吴晓波这样开始他的演讲。

    吴晓波道出自己之所以在继《大败局》《激荡三十年》之后,写作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,并选择在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出版的写作背景。

    他还道出另一个重要原因:在国际经济学术界,对中国的看法存在着“两极”:

    一“极”是觉得中国经济在崛起。这一观点以罗纳德·科斯(前不久102岁的他刚刚去世)为代表,他认为“中国经济转型是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经济改革计划,虽然用西方经济制度无法解释,但这是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”,“中国经济在2020年代后期超过美国,是大概率事件”。

    另一“极”则尖锐地认为中国经济在崩溃。这一观点以保罗·克罗格曼为代表,他因准确预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而闻名。在他看来,中国与美国发生金融危机的情况非常类似,中国经济正在崩溃。

    崛起或崩溃,是两个局外人对中国的雾里看花,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大结论。而中国文化的复杂性又的确让人不好看懂。

    中国人应该更清晰地对自己国家的形势走向作出准确判断。作为中国的财经学者,吴晓波担起了这一责任。他发现两位诺奖得主都是从理论和数据作出的判断。

    吴晓波相信熊彼得那句名言:“人们可以用三种方式去研究经济:通过理论、通过统计和通过历史。”历史与现实一脉相承,“如果不研究历代经济的变革,其实无法真正理解当前的中国”。于是,就有了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这个力作。

    2

    发展内在逻辑

    四大集团博弈四大制度支柱

    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从经济角度叙述了延绵两千多年的历代经济变革和工商变迁,分析了中国治理的内在逻辑。吴晓波提出了两个研究中国的分析工具——“四个利益集团博弈分析法”、“四个基本制度分析法”。

    在他看来,历代经济变革的焦点,无一不是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、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这四组利益集团(力量)之间的利益调整。只有在这四个利益集团之间在发展和稳定之中找到平衡点,才能持续发展下去。中国两千多年来经济的兴衰波动,全部是这四个利益集团互相竞争、互相博弈、互相妥协的结果。

    与其他国家相比,统一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大的文化。吴晓波认为在中国“‘统一文化’将是一切改革的边界”,任何经济改革都不能绕开这一民族共同意识。

    他用 “四个基本制度分析法”剖析这个国家传统的制度控制模式。历史上国家的变迁最怕三种人的三样东西:武力、思想、有钱。有这三样东西的人具有野心和能力完成一切。所以中国历代有郡县制度、尊儒制度、科举制度和国有专营制度等四个基本制度来维持稳定:第一,中央和地方权力分配模式——郡县制度;第二,全民思想控制——尊儒制度;第三,社会精英控制——科举、军爵制度;第四,宏观经济制度模式——国有专营、特许经营制度。

    这四个制度,俨然四根支柱。当这四个基本制度出现偏颇的时候,国家就出现稳定、动荡等周期性变化。因为这几种制度,发展“国有企业”垄断资源以控制国计民生成为我们这个国家的传统。

    3

    历代经济变革

    三大核心课程是财政货币及土地

    与“激荡”、“跌宕”系列关注企业史不同,《历代经济变革得失》从春秋时期的管仲变法开始,横跨了2700年,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上分析了十数次重大的经济变革,辩驳得失,以史为鉴。将目光聚焦在经济体制变革之上,以及这种变革背后的历史和文化的必然性。

    “我们怎样来判断经济改革的力度,就是看在财政、货币、土地这三个方面有没有作为。”吴晓波分析认为,如果现在来看中国经济稳不稳定,中国经济在未来什么时候会发生动荡,只要看三个东西,历代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 一个叫财政,一个叫货币,一个叫土地。如果三个都稳,必然是盛世。

    4

    对中国的信心

    始终来自我们对自己的信心

    吴晓波认为,研究从两千多年前这个国家有国家意识以后,开始用经济的手段、政治的手段来管理这个国家,从历代的经济变革得失中我们也得到一些启迪: “统一文化”是一切经济改革的前提;自上而下的改革,首要的突破口不是调整政府与民间的利益关系,而是调整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权责分配;恢复民间资本活力的关键,不是垄断产业的一次性瓦解,而是以金融产业的开放为突破口的渐进开放;国有资本集团的改造,而必须探索新的管理和利益分配模式;避免改革动荡的关键,不是“劫富济贫”,而是健全社会保障体制,提高全民的生活和财富安全感。

    面对中国的未来,他认为中国还有很多的机会。首先中国起码还有15到20年的城市化建设;在10到20年的时间里充分利用全球产业革命的酝酿期,实现从信息革命到新能源+生命科学革命的过渡;加上20年内成为全球第一经济大国的民族热情。

    然而前路也是坎坷的,时间的窗口正在关闭,中国进入改革的关键时刻。必须利用大好时机,在20年内完成社会体制的彻底转型。

    “我们对中国的信心,始终来自于对自己的信心!”吴晓波最后以这句话作为自己演讲的结束语,并获得了长时间的掌声。

    吴晓波印象

    是作家也是主持人

    “他几乎拥有所有写作者的优点:深刻、谦逊、英俊、儒雅……”在博商同学会组织的这次演讲中,主持人、博商同学会副会长郭晓林这样介绍他心目中的吴晓波。在演讲结束后,上百位读者买他的新书,并排队请他签名,他给每一个需要签名的人一个笑容并站起来合影。

    作为现今中国知名度最高的财经作家之一,他写出的第一部商业著作《大败局》,就被评为“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”之一。

    此后,每年都写一本书,直到后来成立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,其中一部《激荡三十年》畅销79万册。他的写作都集中在中国商业史和企业史,至今每周还保持写作5000字。

    而十几年来,他以每年买套房的速度进行财富的积累和投资。他甚至在千岛湖买下了一个小岛,并在岛上种了100多亩杨梅。因为他的财务自由,所以他的研究和观点更为独立。

    他除了是一位优秀的写作者之外,还可称得上是脱口秀主持人,这几天中国首档青年电视公开课《开讲啦》,他以《成长中,最美的是不确定性》一展其风采。